首頁 > 工作集錦 > 監督執紀

甘孜州:“任性”局長的“不惑之禍”

發布時間:2020-01-15 15:28:49 來源:甘孜州紀委監委 字體大?。? 分享至:

2-2-2.png?

稻城縣委政法委原常務副書記白馬多吉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黃峻??攝)


現在我只能“放空”自己,不敢想象外面的世界和今后的世界。

人生一步錯,步步皆錯,甚至滿盤皆輸。

……

憑著感覺做人做事,永遠行不通,最終死路一條。

……

40歲“生日邊上”,身處留置場所的甘孜州稻城縣委政法委原常務副書記白馬多吉,以這樣一份“留置感言”迎接自己不惑之年的到來。2019年9月17日,40歲零倆月的白馬多吉因犯受賄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這位稻城縣史上第一個選調生的人生軌跡令人扼腕。

白馬“不白”,多吉“無吉”

生于1979年7月的白馬多吉是稻城人,20歲時他考入西南民族大學(時稱西南民族學院)。大三那年,他就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是一名副其實的品學兼優青年學子。

2003年7月,本科畢業時,白馬多吉已考取選調生。值得一提的是,他是稻城縣有史以來第一個選調生。彼時的白馬多吉“意氣風發,躊躇滿志,讓無數人充滿期待和羨慕”,他亦“對自己的人生道路和仕途充滿自信”。

從稻城縣香格里拉鄉鄉長助理起步,4年零10個月后,尚不滿29歲的白馬多吉就已擔任稻城縣木拉鄉黨委副書記、鄉長一職。此后,他先后擔任木拉鄉黨委書記兼鄉人大主席、色拉鄉黨委書記兼鄉人大主席、縣委辦副主任、縣交通局運輸局局長、縣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等多個職務,在稻城“混得風生水起”。

然而,處在當地“其他人仰慕已久而無法企及的”位置上的白馬多吉慢慢變了?!安话丛瓌t辦事”,不把“時間用于鉆研業務和有效管理上”,而是“以局長的身份和平臺結交所謂的‘朋友’、建‘圈子’”“搞攀附”,過多的心思用在了“怎樣安全獲取個人利益”上。白馬多吉的思想變化,很快“被別有用心的人識破”。

這期間有一個重要的時間節點——2015年4月至2016年4月,時任色拉鄉黨委書記兼鄉人大主席的白馬多吉到四川省交通運輸廳建設管理處掛職副處長。在當地人看來,掛職結束后他將順理成章接任稻城縣交通運輸局局長一職。職級雖然與鄉鎮黨政正職相同,但在甘孜州大力實施“交通先行”戰略的大背景下,鄉鎮“一把手”與縣交通運輸局局長所能調動的資源相比,絕難同日而語。交通部門作為主管部門,掌管著巨額的項目資金和工程實施建設項目。為爭取當地的工程項目,“逐步有人在辦公室、家里等地方拉攏腐蝕”白馬多吉。

面對種種陷阱圈套,白馬多吉逐漸將初心拋諸腦后,成為他們的“圍獵”對象。2016年春節,尚在掛職期的白馬多吉回老家過年,第一次收受瀘州老窖工農牌白酒2瓶,從此一發不可收拾。4頭藏香豬、16瓶1573白酒、14瓶五糧液白酒、18瓶紅酒、26條大重九香煙……從那時至2018年年底的近三年時間里,白馬多吉“‘嗨’在肉堆中、‘泡’在酒壇里、‘睡’在香煙上”,把黨紀國法拋之于九霄云外。

一聲聲“老大、大哥”,令身處“獵場之中”的白馬多吉得意忘形。不論“走到哪個地方、哪個場合,都有人招呼”,這令他的“私欲和貪婪之心越來越膨脹”,于是,現金賄賂“紛至沓來”。2016年底,收受項目檢測公司人員劉某某所送現金2萬元;2017年四五月份,收受稻城縣亞三路水毀治理工程實際承建方四川某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劉某某所送現金10萬元;2018年7月,收受稻城縣下鄧坡村蟲草便道項目負責人龍某所送現金10萬元……短短兩年時間內,白馬多吉就多次收受項目承建方所送現金49萬元。

“白馬”在藏語里是“蓮花”的意思,“多吉”在藏語里是“金剛”的意思。本該如“蓮花”一樣一塵不染、如“金剛”一樣剛直不折的白馬多吉卻沾染了一身污垢,令人唏噓。

“任性”局長悔不當初

履新稻城縣交通運輸局局長一職后,掌管著巨額項目資金和工程實施建設項目的白馬多吉以他自己無法察覺的速度變得越來越“任性”。他大權獨攬,獨斷專行,經常強行推動自己的決策,人為操縱工程招投標。

據承建商交代,為與交通運輸局“一把手”、業主負責人、總工等搞好關系,都要在一些環節上表示“感謝”,才能順利推動項目建設、加快資金撥付等。白馬多吉在亞三路水毀整治工程中就曾故意為難承建商劉某某,故意找借口要求其整改,導致工期延長一個月左右,劉某某向其行賄10萬元后工程進度才有所轉變。

與此同時,深陷“圍獵”包圍圈內的白馬多吉卻完全沒有意識到萬丈深淵已在眼前,因為他總覺得與自己結交的人送上財物“是比較可靠的”,他們“有些是自己的朋友、有些具有一定經濟實力,有點經濟上的往來應該不會有事”。在這一心理驅使下,白馬多吉早已忘記自己“手中的權力是人民賦予的”,更忘記了“組織和群眾的監督無處不在、無時不有”。

2018年8月,甘孜州紀委監委核查組向時任稻城縣交通運輸局局長白馬多吉核實其是否與他人存在不正當經濟往來情況時,他未如實向核查組交代自己與他人存在的不正當經濟問題。白馬多吉當時或許并未意識到自己的這一行為已違反政治紀律。很快,塵埃落定,白馬多吉被留置。

回顧白馬多吉案,可以發現一顯著特征:違紀違法行為大多集中在交通工程項目確定環節,多數項目由局長指定或副局長向局長推薦施工老板承建,借用“一事一議”“走過場”。

事實上,早自2013年起,稻城縣交通運輸局就已采用“一事一議”的方式建設通村通暢公路。為進一步完善建設手續和規避風險,在“一事一議”的基礎上又增加了競爭性談判的程序。然而,在實際操作過程中,“一事一議”暗箱操作、通村通暢項目工程確定過程流于形式、“競爭性談判”弄虛作假、“項目交工驗收”走馬觀花,通村通暢項目工程競標過程儼然已經演變為個別領導和稻城縣交通運輸局班子成員利用職務之便為特定關系人謀取私利的過程,以及變相索賄、受賄的過程。

失去自由的白馬多吉一遍一遍捫心自問:“是什么造成我今天這樣的處境?”作為家中幼子,白馬多吉是在溺愛中長大的;學業、生活、工作的一路高歌猛進使他養成了我行我素、以我為中心的性格。走上領導崗位后,由于長期缺乏理論學習和黨性鍛煉,他的公仆意識淪喪、理想信念滑坡,最終導致他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出現扭曲和變質。

“自己三觀扭曲,隨波逐流,產生邪念,最終走上違法犯罪道路?!卑遵R多吉懺悔道,自己之所以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難以抽身,越走越遠,與小節不守、小德不顧大有關系。面對工程承建商名目眾多的“紅包”“感謝費”“拜年”,他從開始的半推半就到最后的欣然接受,經不住“糖衣炮彈”的襲擊,打開了自己的貪腐之門。等待他的只能是黨紀國法的懲罰。(作者:王兆偉 ?黃峻)

編輯人員:龍賢姝

足球手抄报模板